苏联摇滚音乐前锋:维克多·崔(виктор цой)
作者: 时间:2020-08-01

苏联摇滚音乐前锋:维克多·崔(виктор цой) 

  一般人想到苏联解体之前的世界,大多认为那是晦暗单调没有色彩的地方。但事实并非如此,1980年代曾经有个出身俄罗斯列宁格勒的朝鲜族混血年轻人,为苏联的人们带来了摇滚乐,人们歌颂他,翻唱他的创作,为他发行邮票,甚至建了一座以他为名的墙。他的名字叫做维克多·崔(Ви́ктор Ро́бертович Цой)。

 苏联摇滚音乐前锋:维克多·崔(виктор цой)

  对于苏联的另一个错误印象,是里面只住着陶瓷娃娃般精緻长相的白种俄罗斯人。事实上,幅员广袤的苏联,是个多民族国家,不只包括各种不同语言的斯拉夫民族,也包括蒙古族与朝鲜族等等比较倾向于亚洲血统的人种。崔就是来自这样的多元民族家庭,母亲是来自圣彼得堡(当时称为列宁格勒)的俄罗斯人,一位学校教师,父亲则是北韩第二代移民,一位工程师。

  儘管政治体制或许不令人苟同,苏联其实对于培育艺术家不遗余力。不仅成立了音乐、艺术、舞蹈等各种学院,也以国家之力照顾舞者与歌手,使他们免受经济困扰。这也是何以苏联解体之后,大量国家级艺术家顿失依靠的原因。总之,对于生长于苏联的青少年来说,加入艺术学校不失是个实际的生涯规划。天赋洋溢的崔在父母的支持下,加入了谢罗夫艺术学院,但却在十五岁的时候就被勒令退学,理由据说是「摇滚有害正常学习」。

  少年失学的崔于是转入地下乐团,开始尝试自己写歌。当时雄据苏联音乐排行榜的,大多是在首都莫斯科发展的歌手,而摇滚乐更是当局不乐见的音乐形式。然而崔却逆势而起,从列宁格勒的地下乐团开始,建立起了自己的歌唱事业。1982年,崔终于有机会在年度摇滚演唱会上演唱,这次契机让他一炮而红。接着他组成了「KINO」(俄语:Кино)乐团,意为「电影」,从此成为苏联叛逆青年心中的摇滚天团代表。

苏联摇滚音乐前锋:维克多·崔(виктор цой)

  1982年「KINO」推出的专辑中,以隐喻的方式唱出了对政治的怀疑,歌曲〈Электричка〉(通勤列车)描述一名男子坐在火车上,却对自己要去哪里束手无策。这首歌旋即被禁,但这只是让「KINO」更受欢迎,他们陆续创作了各种反战、反政府的歌曲。

  以现在的观点来看,「KINO」的摇滚带有一点东斯拉夫民谣的风味,与同时代的英美摇滚并不太相同。但是追求精神自由的愿望却是一致的。崔的崛起也映衬着苏联原本意欲逐步改革开放的脚步,戈巴契夫在1985年开始掌权,放弃对军队的控制,并且试图用部分民主化以缓和共产主义带来的问题。然而就如同苏联突如其来的解体一样,崔也在他的事业高峰时期因疲劳驾驶而骤然离世,得年仅28岁。1990年,崔意外身亡;1991年,苏联走入历史。

  以下介绍崔创作的歌曲〈杜鹃鸟〉(Кукушка),这首歌有多种翻唱版本,最近一次是在2015年上映的电影《赛波维亚之战(Битва за Севастополь)》中被代表俄罗斯参加欧洲歌唱大赛的当红流行女歌手宝琳娜翻唱。 这首歌直到崔过世后才纳入《黑色专辑》发表,正式成为了他的遗作。

维克多·崔的原版〈杜鹃鸟〉: 

来自乌法的另类摇滚女歌手Zemfira致敬版本的〈杜鹃鸟〉:

天空的阳光,请看顾我

我的手已经紧握成拳头

如果真的有逃脱的路

请你告诉我

就像这样...

 苏联摇滚音乐前锋:维克多·崔(виктор цой)

图片出处:wikimedia、乌克兰浏览报